安東老王 / 福成圖錄(原... / 兒時,吃不飽肚子的那些陳芝麻事兒

0 0

   

兒時,吃不飽肚子的那些陳芝麻事兒

原創
2020-01-15  安東老王


福成百天照(1960年2月)


要過年了,想寫篇過年文章。想來思去,竟想起幼時吃不飽肚子的事兒。就算是憶苦思甜了吧。現在說別忘初心,一個意思,就是不忘本唄!
其實,關于挨餓,是福成從童年直到少年最深刻的記憶了。

兒子的百天照(攝于1985年)

我們那一代人,大概和福成有著相同的記憶的,恐怕不是少數。1959年農歷十月,俺出生在遼南莊河叫觀駕山村王爐屯的地方。十幾戶人家,都是本家。祖上闖關東較早,落戶于這地兒,是因土地還是挺多的。奶奶進老王家門的時候,家里有馬車呢。但爺爺那一輩兒兄弟多,一分家,就沒啥東西了。要命的是,爺爺去逝得早,才三十出頭的奶奶一人帶五個孩子生活,那日子苦的窮的,今天你沒法兒想象。等俺娘進王家門的時候,家里有什么呢?三間稻草房,還有爺爺留下的兩大件:木柜和高桌子。

孫女的百天照(2015年)

娘懷我的時候,拉肚子好幾個月。后來家人回憶,若不是叫有一位老中醫給治好了,我這條小命就沒了。
生下來趕上”低標準“(當地稱二兩半,即每天每個大人供給二兩半糧食),于是挨餓。一餓三年。看看題頭的百天照,和我兒子與孫女的照片比較,那福成是生下來就很瘦的呀。而且,那照片上,嬰兒的我是不笑的,不但不笑,小眼神兒還是驚恐的。對比上圖孫女和下圖1990年代寶寶(兒子他小姨的女兒)的照片,差別在哪兒呢?

吃是一件大事。天大的事。四年后,大妹妹出生,又兩年后,弟弟出生。妹妹出生,我不記事兒;弟弟出生,我記事兒了。娘在月子里,有雞蛋吃了。一頓好幾個。當然她也不敢使勁兒吃,總要留幾個在鍋里。

有一天我實在是太饞了,就偷吃了一只。正吃著呢,娘發現了,這把我嚇壞了。這場PP是要挨打了。但那天,娘沒有打我。后來娘回憶說,她當時安慰說,“媽不打你,不打你!吃吧吃吧……"娘知道我餓,,是因為餓得呀。娘哭了。

弟弟百天照(1965年)

  弟弟出生時,家境雖好些,但吃飽肚子的日子并不常見。因此,家里好吃的,我們叫好東西,一般是先給他。

  到臘月,家里蒸年糕,我們吃高糧米面兒的,弟弟吃大黃米面的,因為大黃米面更可口些。

  不過,弟弟也并不因為家里的照顧,就能天天吃得飽。因此,在很小的時候,他就體會到了吃的重要性,稍大,他告訴娘:娘,俺長大就管家里吃的!這句話是他的第一個人生目標,這個”管家里吃“的偉大理想,影響到他后來上大學的選擇,學了農村經濟專業。

弟弟幼兒時照片(1960年代)

  餓肚子,這種感受不知今天的孩子們有沒有。福成進入少年時,肚子里少米缺糧是常事兒。平常年景,好過的是夏季,那時土豆和豆角下來了,又有其它的”瓜菜代“,不會太餓。

  難過的是冬天,糧食要省著開春吃,就只有酸菜湯了。俺家的酸菜湯,酸菜放得也不多,湯里放幾塊鹽的豬骨頭棒子。我們幾個孩子就在湯里挑骨頭,那骨頭上多少有一星兒點可憐八嘰的肉。  

福成的少年時代(1960年代)

  后來的年月,娘回憶往事,常常后悔在我幼兒時,不能讓大兒子吃飽。”膽子太小了“,娘說,”二兩糧那些年,人家讓偷都不敢。“是的,娘膽子小,其實是道德感太強了,看園子的可憐我們,想叫她到生產隊的地里掰些生苞米回家,她不去。

  因為吃不飽,兒時我也有兩次偷東西的事兒。一次是五六歲的時候,到南山坡撥花生,花生還沒有拔出來,先把自格兒給嚇跑了。

  第二次是十來歲吧,跟著大些的孩子(都是我的叔叔輩)到南面的陳福喜家偷西紅柿。他們說我小,進園子里方便,我就扒杖子進到園子里。先是干掉一個西經柿,再摘時,就被人家抓住了。

  陳家是娘的親戚,陳福喜我得叫三舅。三舅把我領回家,我羞得無地自容。但他既沒打,又沒罵。到是拿了好幾個鮮紅的大柿子,讓我吃。

  ”要是想吃,就告訴三舅。“他送我回家的時候,很和靄地說,”就是別偷,啊!“  

  從那以后,我沒有再偷過東西吃。但因有偷過奶奶的雞蛋吃的”前科“,有一次被娘怨枉過。直到上大學的時候,娘還問過我,小時候那次到底拿沒拿?

  這事兒我確實沒干。每年端午節,娘就分雞蛋給我們,奶奶分得最多,她也不舍得吃,就放在頭頂上的一個小筐兒里。我們分得少,一兩天便吃光了。因此呢,我總要掂念著奶奶筐里的那幾個雞蛋鴨蛋。奶奶常常是偷著給我一兩只。上學了,懂事了,知道孝順了,我就不會去吃屬于奶奶的端午節的雞蛋了。

  那天,娘把我好個打。雖小,也是怎么打也不招呀,我沒偷!

  

  從嬰兒、幼兒到少年,沒有一年不盼年的。盼年盼啥?稍富點兒的家,孩子可能還盼買點鞭炮玩。

  福成呢,只有一樣,有好東西吃呀。大年三十早上,能吃到大米粥。一年到頭,也只有這一天早上,能吃到大米粥。初一中午,能吃到大米飯,帶小豆的米飯。初二三,能吃到饅頭,當然還有在過年的三天里,每天晚上的餃子!

   

  第一次吃上純肉餡的餃子,是我十五歲那年。這事兒記得清清兒的。上圖就是吃完純肉餡餃子后拍照的。

  1974年8月16日,我和洪堂叔(上圖右一)送我們屯里的五七戰士老金(金冶良先生)的小兒子金江波,到莊河城里。

  那時老已經被”解放“到縣商業局當頭頭了。我們三個小伙伴在老金的辦公室玩,到中午老金(我稱爺爺)領我們進了一家館子里,吃餃子!先是上來半斤,咬一口,媽呀,全是肉啊!

  我和洪堂叔兩個都是把自己盤子里的一掃而光。就又上來半斤,又叫我們全部干掉了。

  到目前為止,1974年8月16日中午在莊河館子里的那頓餃子,是福成所吃的最好吃最好吃的餃子。

  看看孫女的嬰兒照,福成無比幸福。我們這一代人,在祖輩、父輩兩代人的勤勞與奉獻中長大,加上我們的奮斗,讓我們的兒女和孫兒輩過上了不再餓肚子的日子,他們今天所過的體面而有尊嚴的生活,是幾輩子人艱苦奮斗所奠基的。

  今天,我們向饑餓告別,向貧困告別,但我們仍會記著那些挨餓的歲月。娘在世的時候,常告訴我們的一句話是,”苞米粥能吃上流兒了,就行了!“娘說天天能吃上玉米粥,就該知足。她是被饑餓餓怕了。

  福成相信,我們的兒孫們會創造出更美好的生活。

  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欧美一级A做爰片_亚洲人妻av伦理片_亚洲人成电影网站色情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