茂林之家 / 名臣名將 / 北宋名相晏殊:成也老實,敗也老實

0 0

   

北宋名相晏殊:成也老實,敗也老實

2020-01-08  茂林之家

晏殊,真宗、仁宗朝重臣,范仲淹、富弼、歐陽修等名臣皆出其門下。

“老實為官,老實做事”,讓晏殊青云直上,不過“老實”不足以讓其在官場的斡旋里自持,而有選擇的“老實”之道換取了無盡的榮光,但同時讓“老實人”晏殊迷失。最終,其官路倒在了其丟失的“老實”本性上。

“老實”之福

晏殊曾經是個老實人。老實人當然常說老實話。

  晏殊很牛,七歲時就有神童之名,十四歲時由兩度為相的張知白大人鄭重推薦,宋真宗特許,直接參加皇帝親自主持的殿試。晏殊小小年紀,在眾目睽睽之下,氣定神閑,舉止有度。題目下發之后,晏殊主動起身,說:“臣十日前已作此賦,乞別命題。”宋真宗一聽很高興。一般人見到考題是自己寫過的,肯定心里偷著樂,而晏殊竟然說出來,可見晏殊真老實。于是,宋真宗單獨命題,讓晏殊寫來。晏殊毫無遲疑,一揮而就,文章既快又好,群臣贊嘆不已,宋真宗更是高興,當場賜晏殊同進士出身,到秘書省(國家史館)任職。老實人晏殊前途一片光明。

  晏殊才思敏捷遠過常人,確實值得嘉許,不過更讓宋真宗滿意的還是晏殊的老實。一個官員,如果能夠有一說一,對上不隱瞞,對下不欺騙,自然能夠成為一個勤政愛民的好官,自然能夠成為忠心不二的好下屬。宋真宗高興,頗有道理。

  宋真宗對晏殊很關注,經常私下里派人去了解晏殊的行為,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老實。當時的一些秘書省官員,工作之余經常在家中搞聚餐,有時候還跑到外面的酒樓上歌舞享樂,風氣很是不好。可是,晏殊與眾不同,經常呆在家里,和幾個兄弟一起讀書學習。宋真宗看在眼里,記在心上。

  之后,宋真宗給太子趙禎(日后仁宗)選擇東宮的輔佐官員,特意挑選了晏殊。宰相們搞不懂了,就請示皇帝,宋真宗說,近來朕聽說館閣中的一些臣子們閑暇時間沒有不參加宴飲游樂的,唯獨晏殊閉門讀書。這樣嚴謹厚重的人,就應該在東宮輔佐太子啊。晏殊的“謹厚”,和之前應對的坦誠,前后一致,都是老實人的優良作風,宋真宗很滿意。

北宋名相晏殊:成也老實,敗也老實

  等到晏殊接到任命之后,進宮謝恩,宋真宗當面說起越級提拔晏殊的原因,褒獎晏殊要繼續踏實做人,老實為官。沒想到晏殊竟然下跪,說:“臣非不樂燕游者,直以貧無可為之具。臣若有錢,亦須往。”面對皇帝的褒獎,晏殊沒有默默承認,而是宣稱自己沒有皇帝說的那么高尚,自己之所以閉門讀書,并非由于什么嚴謹厚重,而是自己太窮了,沒錢請吃。要是自己有錢,早就去啦。宋真宗聽后,看了晏殊很久,心中更是高興:像晏殊這樣老實的人實在難得!

宋真宗晚年,把晏殊安排在少年宋仁宗身邊,并且多番交代皇后劉娥,要好好考察晏殊。晏殊步步高升,三十來歲就參與中央決策。宋真宗有什么疑難問題,經常用很小的紙片寫下問題,交給晏殊,而晏殊也將自己的答案細細寫下,并將皇帝的紙片原樣封好,一起送回,以免泄密。朝廷上下都認為晏殊必然大用,拜相是早晚的事情。

“老實”之惑

  可是,人總是會變的,尤其是一個人身在權力場,面對權力、名利的誘惑的時候,就更容易改變心志。那么,老實人晏殊有沒有繼續保持自己的老實作風呢?很遺憾,沒有。改變晏殊做人為官風格的原因有很多,有一件事情很關鍵。

  那時候,宋真宗的身體已經很不好了,朝廷內外風聲鶴唳,許多宰臣們都惶惶不可終日。宋真宗駕崩前后,必然會有大的人事變動,早一點知道消息,就可以早一點準備。于是,各位大臣八仙過海,各顯神通,用盡各種手段打探皇帝的意圖。宋真宗也嚴防死守,嚴禁皇宮內外私自傳遞消息。

  一天,宋真宗勉強起身,寫好了一封密詔,然后招呼來人。宋朝時候,皇帝身邊負責起草詔令傳達旨意的秘書班子分為兩批,以翰林學士身份擔任知制誥的稱之為內制,以其他官職擔任知制誥的稱為外制。那一天值班的內制官員剛好不在,晏殊當時是外制官員,傳喚太監誤宣晏殊入殿。晏殊一看是任免朝臣的重要詔令,急忙說:“臣是外制,不敢越職。”宋真宗點點頭,下令傳召翰林學士入宮。晏殊跪著沒有起來,說:“臣恐洩漏,請止宿學士院。”晏殊為了表示清白,主動請求晚上睡在宮內的翰林學士院,絕不外出,保證消息不會泄密。宋真宗臉色鐵青,點點頭,沒有多說。等到第二天清早,晏殊打聽到皇帝果然下詔任免宰臣,但是名單卻和昨晚自己見到的全部不同。晏殊膽戰心驚,“深駭之而不敢言”,心中有千萬疑問,可是對誰也不敢說。

北宋名相晏殊:成也老實,敗也老實

  宋真宗為什么要調換名單呢?晏殊不是說了晚上會在翰林學士院,不會出宮,不會泄露消息嗎?原因只有一個,就算晏殊再怎么保證,宋真宗也根本不相信晏殊。身在官場,權力爭斗瞬息萬變,尤其是在宋真宗駕崩前后,就算是對關系最親密的皇后劉娥,宋真宗也會留一手,更不要說對臣子晏殊了。

而晏殊,在經歷了這場風波之后,也意識到了信任的危機。老實為官,說老實話,做老實事真的能夠讓領導滿意嗎?真的能夠讓自己在風云變幻的官場繼續生存下去嗎?不知不覺,晏殊在改變自己行事的風格。有時候,老老實實說自己的真心話,遠不如說領導愿意聽到的“老實話”來的實在。

“老實”是個選擇項

  之后,宋真宗去世,年幼的宋仁宗即位,皇太后劉娥執政。晏殊官職一路升遷,晏殊這個老實人,說話做事越來越藝術,也學會了玩太極,打埋伏,光挑漂亮話來說了。

  晏殊為官多年,提拔了許多人才,比如說宋代名臣范仲淹、富弼。這兩人都是晏殊從微末小吏一手提拔起來的心腹,富弼更是成為晏殊的女婿,關系自然親密。

  范仲淹進入官場,官職很小,口氣很大,曾經向宰相上萬言書,對朝廷政策的不足之處大加批駁。宰相王曾看了很高興,覺得范仲淹很了不起。當時,晏殊有一個出任國史館(宋代中央高官多出自館閣)的推薦名額,可是晏殊卻沒有推薦范仲淹。宰相王曾奇怪了,就說:“公知范仲淹,舍而不薦,而薦斯人乎?已為公置不行,宜更薦仲淹也。”你晏殊不是很了解范仲淹嗎?為什么不推薦了解的范仲淹,卻推薦別人呢?王曾更表示,晏殊你提出的推薦信我已經替你壓下來了,你還是改一改,推薦范仲淹吧。晏殊一看宰相王曾都說話了,只能聽從,推薦范仲淹。

  那么,晏殊為什么把范仲淹帶入官場,卻不讓范仲淹進入中央呢?很簡單,就是因為范仲淹是個炮筒子,直腸子,看到一些不符合自己心意的事情就要說出來。當年在地方為官,晏殊還可以保住范仲淹,可是身在朝廷,晏殊自顧不暇,萬一被范仲淹牽連,那就劃不來了。

  果然,不久之后,皇太后劉娥暗示禮部官員商定禮儀,要穿戴天子的冠冕去祭拜太廟,還要求天子率領百官在大殿為皇太后劉娥賀壽。范仲淹聽到消息,公開上奏此舉違背祖制絕不可以。晏殊知道消息后非常害怕,把范仲淹叫來狠狠罵了一頓,說范仲淹實在太狂妄。是啊,皇太后劉娥執政十年,儼然女主,只是沒有正式登基罷了。現在自己推薦的人竟然公開對抗劉太后,后果不堪設想。可范仲淹怎么說?范仲淹端正臉色,說:“仲淹受明公誤知,懼不稱,為知己羞,不意更以正論得罪于門下也。”我范仲淹能夠受到老領導的推薦,我心中經常擔心不稱職,讓老領導丟臉,沒想到我竟然會因為說一些正直的言論而讓老領導批評。范仲淹委屈,委屈之余又有點鄙視,這是當初提拔自己的晏殊嗎?晏殊聽后,“慚無以應”,很愧疚。

北宋名相晏殊:成也老實,敗也老實

  不過,愧疚歸愧疚,現實就是這么殘酷。不久之后,范仲淹因為對劉太后大不敬被宋仁宗貶斥,而作為推薦人的晏殊自然也被貶。晏殊當日的擔憂終于成真。

不過,人世間福禍難定。正是因為范仲淹這么一搞,反倒為范仲淹和晏殊帶來了之后十多年的官運。轉過年來劉娥去世,宋仁宗終于親政。親政之后,宋仁宗開始清除太后勢力,培植自己的心腹,當初公開反對皇太后劉娥的范仲淹和晏殊自然受到重用。晏殊四十歲出頭就入閣,擔任副宰相。

官職變大了,晏殊也變得更加圓滑了。

晏殊當副宰相不久,朝廷和西夏就爆發大戰,和遼國也摩擦不斷。北宋的基本國策是和遼國和談,和西夏動兵。遼國看到北宋忙于和西夏作戰,無力北顧,趁機提出,希望北宋割讓十個縣代替以往的歲幣。富弼出使遼國,嚴詞拒絕,說:“北朝既以得地為榮,南朝必以失地為辱。兄弟之國,豈可使一榮一辱哉?”富弼應對很是得體,既顧全了遼國的顏面,又不失大宋的國格,并且強調,唯獨如此,才可以維系兄弟之國的情誼,對彼此都是有利的事情。可是,當時遼國皇帝沒有立刻簽署國書,只是做出了繼續接納歲幣的口頭承諾。等到富弼回到北宋,看到遼國遞交的國書上,稱呼北宋給遼國歲幣為“獻”,明顯是把北宋當成下屬藩國。富弼于是再次出使遼國,堅持不能用這個具有侮辱性的詞語。可是遼國皇帝的態度非常強硬,說,就算是不用“獻”字,也必須用“納”字(納,依然是藩國對宗主國的關系),并且以武力威脅。富弼據理力爭,毫不退讓。遼國皇帝無可奈何,答應再派使者,更改國書。可是,等到富弼回來之后,北宋的宰相們竟然簽署了北宋“納幣”的國書。富弼辛苦獲得的勝利,被當時擔任宰相的呂夷簡一筆抹煞。。

  富弼很生氣,稟告皇帝:“政府如此,欲置臣于死地。臣死不足惜,如國事何?”確實,富弼本來取得了外交的勝利,可轉過身來宰相呂夷簡卻接受了侮辱性的國書。富弼說,個人的生死事小,大宋的榮辱事大,事關國體,怎么能夠做出如此喪權辱國的事情呢?宋仁宗原本沒有注意到這個問題,聽富弼一說,很是重視。北宋雖然和遼國兄弟相稱,但是一直是平等相待,絕非臣屬關系。宰相呂夷簡慌了,爭辯說自己估計是一時筆誤,一定會讓遼國再做修改。這時候,宋仁宗說:“樞使晏殊何如?”當時,晏殊升任負責全國軍事的樞密使,他的意見非常重要。晏殊說:“夷簡決不肯為此,誠恐誤爾!”晏殊竟然將呂夷簡的重大錯誤認定是一時筆誤,并且語氣比呂夷簡本人還要肯定。這一下富弼火了,說:“晏殊奸耶?黨夷簡以欺陛下。”要知道富弼和晏殊是女婿和岳父的關系啊。連富弼都看不過晏殊,對待如此嚴重的外交問題,竟然阿附呂夷簡,看呂夷簡臉色說話,完全喪失了一個最高軍事長官應該有的公正嘛。

當年敢于直抒胸臆,老實為官的晏殊已經不見了,為官多年的晏殊早就修煉成一身銅皮鐵骨的功夫。要想在官場屹立不倒,那就要依靠權門。晏殊雖然是樞密使,可是呂夷簡確是統管軍政的宰相,官更大,權更重。揣測領導意圖,說領導想聽的話,就算歪曲事實,也要維護小集團的利益,慢慢成為“老實人”晏殊做官的原則。

成也“老實”,敗也“老實”

  晏殊五十來歲的時候正式拜相,多年媳婦熬成婆,終于也到了只要看皇帝一人臉色的高位了。可是為相兩年之后,卻因為一件陳年舊事被宋仁宗罷官。

  宋仁宗的生母本是李宸妃,可是,嫡母劉娥從小將宋仁宗抱養,一直到劉娥去世,宋仁宗也不知道自己生母是誰。在皇太后劉娥去世的同年,李宸妃先幾個月去世,當時由晏殊負責撰寫墓志銘。晏殊的墓志銘中只提到了李宸妃曾經生養了一個公主,完全沒提生了宋仁宗的事情。多年之后,蔡襄把這件事情翻了出來,說晏殊身為侍從,當然了解真相,可是卻歪曲事實,罔顧真相。宋仁宗大怒,很是惱恨晏殊。當然,也有其他大臣為晏殊說情,他們認為晏殊也是無奈,當時皇太后臨朝,根本不能容忍晏殊說出真相。連皇帝老子也是在皇太后劉娥去世之后才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誰嘛。

  可是,宋仁宗理智上可以理解,感情上卻不能接受。晏殊為什么不能像范仲淹、富弼等大臣據理力爭,甚至以死相拼呢?當年宋真宗高度贊許的老實人晏殊哪里去了呢?

  宋仁宗終究把晏殊貶到地方當官。之后的十來年,晏殊雖然幾度起落,卻再也無緣中央。一旦皇帝對晏殊做人的準則都產生了懷疑,晏殊要想再獲得信任,實在比登天還難。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欧美一级A做爰片_亚洲人妻av伦理片_亚洲人成电影网站色情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