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德珊 / 待分類 / 過年穿新衣

0 0

   

過年穿新衣

原創
2020-01-02  李德珊

            李德珊

還沒進臘月,就接到愛人電話,說女兒要給我買過年的衣裳。

在我童年的記憶里,天冷了,媽媽就乘船到七里外的城里買回布料,給我們做過年的新衣。拿著和弟弟妹妹分吃的金剛臍,樂滋滋的任憑媽媽擺布:張開膀子量腰圍,伸直了量袖長,轉身量肩寬。常常在煤油燈下,笑瞇瞇盯著媽媽:布料攤到桌上,劃粉挨著尺子,畫來畫去,對著劃粉的線條,裁剪后一針一線。媽媽幫我試穿時的開心,那簡直不用提了。

過年鞋襪更要新的,路在腳下,過新年,穿新鞋,走新路,來年“有勁”。每年進入冬季,媽媽將門板卸下來糊骨子,曬干后裁剪成鞋底雛形,一層又一層。晚上或雨雪天,媽媽就忙著納鞋底,右手中指套著針箍子,不時還將針在盤著鬏的頭頂上劃劃。骨子上再糊塊新布料,照著紙做的鞋樣子,剪成鞋幫,用錐子一針一針自己上。穿過新潮的卜頁底、松緊口布鞋。

過年我們總是盼著天快亮,想早早起床穿新衣新鞋去拜年。家家戶戶門上貼著大紅的對紙,門檐下紅畫邊隨風飄舞,鞭炮也把爛泥地面打扮得紅紅的;大人小孩都穿著嶄新的衣裳,特別是女的,花花綠綠,頭上扎著粉紅的、紫紅的、大紅的頭繩,穿的是繡著花的鞋;花生、瓜子、蠶豆、糖果,香味撲鼻;恭喜聲,歡笑聲,不絕于耳;挑花擔的,打蓮槍的,熱鬧非凡……好一個服裝展示會,個個成了模特。上了年紀的,即使沒有布鞋,草鞋也是新打的。釘鞋早已用桐油上得亮亮的。

“新老大,舊老二,補補噥噥把老三。”兄弟仨,我是老大,小時候過年沒少穿新衣。

在我青春期的時候,莊上有了“洋機”(縫紉機)和上鞋子的(鞋匠)。姐姐到社辦廠上班拿工資了,給我買回迪卡的,讓裁縫師傅做成中山裝。姐姐還鉤了時髦的雪白襯領。過年穿上好帥氣精神啊!入伍前的全家福,就是穿的這件姐姐買的藍色迪卡中山裝。這時已經從絨衫換成線衫,棉花捻成線,染一下,姐姐打成衣。

有姐姐真好!

我們結婚的歲月,莊上也已流行“老三轉一響”——縫紉機、自行車、手表、收音機。家里有了縫紉機。過年的新衣,愛人自己裁剪,自己縫紉。老婆手巧,打毛線衣,鉤開司米,各色畫頭。“穿皮鞋要跳,戴手表要撈,安金牙要笑。”皮鞋屬奢侈品。后來,過年的新衣新鞋到城里買成品的了。

“要看家中妻,就看郎身衣;要看家中郎,就看屋里墻。”每年冬月,愛人就張羅買過年的新衣。年年買新衣,衣柜里擁擠,過年露一臉就閑置下崗。棄之不舍,如今又沒人愿穿他人的舊衣。人的身價與衣著無關,得體、合身、保暖、遮丑就行。愛人老是嘴上答應不添新衣,可丫頭今年又要給我買。

老婆電話里告訴我,女兒是在網上買,“你就不要問淑淑了,她要我瞞著你。”又來電話,核實身高、體重。不忘開導我;“哪有過年不穿新衣的!”新年要有新氣象。

元旦前夕去南京,已是晚上九點多,指紋解鎖一進門,鞋子還沒換好,有所準備在等候的外孫女就奔到我面前:“爺爺,送你一份遲到的禮物。”小乖乖畫的圣誕老人。“你反過來看看。”請外婆寫著:“爺爺圣誕節快樂!”愛人拿出女兒網購的羊毛呢短大衣,要我試試,“鄂爾多斯名牌,領子是好貂毛,里面羽絨很暖和的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 2020.1.2.于窮達齋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欧美一级A做爰片_亚洲人妻av伦理片_亚洲人成电影网站色情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