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時斜陽 / 歷史的臉譜 / 明神宗——風起于青蘋之末

0 0

   

明神宗——風起于青蘋之末

原創
2019-12-25  舊時斜陽

    明神宗——風起于青蘋之末

    公元1582年,張居正做了十年的首輔,為大明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。

    財政上清仗田地,推行“一條鞭法”,總括賦、役,皆以銀繳,"太倉粟可支十年,周寺積金, 至四百余萬"。

    軍事上,任用戚繼光、李成梁等名將鎮北邊,用凌云翼、殷正茂等平定西南叛亂。

    吏治上實行綜核名實,采取“考成法”考核各級官吏,“雖萬里外,朝下而夕奉行”,政體為之肅然。

    十年的努力,大明在他的手中煥然一新,重新散發出活力。

    任誰看了,都感到高興。

    誰都知道,這十年只是一個開始,只要張居正不死,改革一無既往的持續下去,大明的好日子就會和錢塘江的水一樣,源遠流長。

    大明上下都是這么認為,包括已經二十歲的萬歷皇帝。

    但一切的一切都在公元1582年戈然而止了。

    一切的因果,在于猛人張居正死了。

    這是一個有能力的人,這是一個偉大的政治家,改革家。

    但他死了。

    他的死,似乎預示著四個字“人亡政息”。

    從后來的結果來看,一切就是這個四個字,沒有變。

    這是張居正沒有想到的,他費心費力的改革,只能持續十年,隨著他的死轟然倒塌。

    如果他知道,我相信他是不開心的。

    與他的不開心相反,另一個人很開心。

    這個人是誰,有人說是張四維,張居正死了,作為次輔,他迎來了機會。

    生前被張居正的壓著怒氣,這會兒可以舒服了,更何況他還是高拱的人,幫前任領導報仇是他的責任。這當然有開心的理由,但筆者認為,以張四維的能力,還不足以做到這一點,做首輔當然高興,可他畢竟不是神仙,看不到張居正死后的局面。

    如果,沒有后來的清算,張四維再厲害,也只是一個繼任者,延續的依舊是張居正的路線。

    所以他高興,但不是最高興的。

    最開心的那個人是誰,這個不難猜——萬歷皇帝。

    作為大明第13任皇帝,他是幸運的,10歲,死了爹,老媽還很強勢,大臣很能干,帝國開始走下坡路,隨時都有被顛覆的可能。

    但他又是幸運的,他碰到了張居正。

    一個危難之際方顯身手的牛人。

    這個牛人不光工作認真,想法很務實,手段更是犀利,并且對他很忠心。

    為了收拾這個爛攤子,張居正以一己之力對政治、經濟、國防等方面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。

    除此之外,為了把他打造成為千古明君,每天忙著喝茶的時間都沒有的張首輔還兼任了他的任課老師。

    張先生看來,一切的開始當從教育開始。

    再苦再窮,也不能苦了孩子,丟了教育。

    為了打造最好的學生,張先生百忙之中抽出了空閑,親自為小皇帝制定了詳細的日程安排。

    這份安排,筆者特意查了一下,很繁瑣,但很務實。

    基本上,和現在了小孩子讀小學差不多,唯一不同的人家是一對一的輔導。

    地點是在北京,熱了有空調,冷了有暖氣,還有瓜果點心吃吃。

    光是定下課程表,還表達不了張居正培養明君的決心,他還兼任了另一個身份——編纂皇帝的課本。

    這是一本叫《帝鑒圖說》的教科書,書中由一個個小的故事構成,每個故事配以形象的插圖,文字穿插溯唐虞以迄漢、唐、宋理亂興衰、得失可為勸戒者,條其事百余,各因事繪圖,因為生動,萬歷一經觀賞,便愛不釋手,當時還吩咐史官,要把這件事載入史冊。"以昭我君臣交修之義"。

    一個精心,一個認真。

    君臣配合極好,搖搖欲墜的大明,在君臣兩人的手里,改革取得了顯著的成果,"太倉所儲,足支八年"(《張文忠公全集·文忠公行實》)

    無論誰看,這都是溫馨的畫面。

    但我們忽略了一點,時間。

    十年時間,足夠改變一個人的一生。

    萬歷長大了,心理上的微妙變化也隨之產生,他不再是十年前,那個捧著一本連環畫看故事的小孩。

    十年后的今天,他已經成為故事的主角。

    如何做好一個主角,已經20歲的萬歷未必需要別人來指點。

    夫風,生于地,起于青蘋之末,侵淫溪谷,盛怒于土囊之口……

    這才是矛盾的開始。

    作為大明的皇帝,他開始懂得了皇上的權威。

    他開始明白,張先生所攬之權,就是他的皇權,張居正越能干,就顯得他就越沒用。

    群臣對張居正的恭維,就是對皇上的蔑視。

    如果,他不能做到去張化,那么,他就得永遠活在張居正的陰影之下。

    這是他最不原意的。

    他需要拿回屬于自己的東西,因為那些東西本身就是他的。

    這個疑問,在他心里存了十年。

    十年,足夠讓他長成參天大樹。

    等待的只是一場狂風。

    風很快就來了。

    萬歷十年(1582),張居正死了。山東道監察御史江東之、江西道御史李植聞風而動。

    二人上疏彈劾張居正的伙伴馮保12大罪狀。

    這是個信號,也是一個機會。

    聰明如萬歷很清楚,這是他最后的機會,如果他不抓住,那么他將永遠活在張居正的陰影之下。

    他狠狠地抓住了,覽奏之后,他丟出了六個字:“吾待此疏久矣!”立降馮保到南京閑住。

    李植的奏章、馮保的失勢,立即打破了平靜的湖面。

    萬歷十年,湖面很快就起了漣漪。

    先是吏科給事中陳興郊上疏彈劾張居正的家奴游七(游守禮),跟著陜西道御史楊四知,趁機上疏彈劾張居正欺君蔽主,奢僭侈專、招權樹黨等14大罪。

    風,徹底刮了起來。

    他很高興,說了句“居正不思盡忠報國,顧怙寵行私,殊負恩眷。”

    他知道,外面的那些人在等他亮劍。

    這一句話就是他手里的劍。

    他相信,外面那些聰明的人,知道如何把握機會。

    他沒有看錯,外面的人的確夠聰明。

    各路官員紛紛登場,就連遼莊王次妃王氏也來露了個面。

    場面一度火爆到讓他興奮,當下面的官兒,將前首輔高拱的《病榻遺言》送到自己的手中。

    他就知道,這場其余青萍之末的戰事,他打贏了。

    在各路官員的攻擊下,他下令抄居正家,并削盡其宮秩,迫奪生前所賜璽書、四代誥命,以罪狀示天下。

    抄家四個月之后,一直攢著一股勁兒的他正式對張居正宣布了總結性的罪狀:“誣蔑親藩、侵奪王府墳地、鉗制言官、蔽塞朕聰……專政擅政、罔上負恩、謀國不忠!本當斬棺戮尸,念勤勞有年,姑免盡法。”

    他當然清楚,報告里所寫的罪名,張居正未必都做了,許多根本都是自無須有的事,但他不得不這么做。

    因為他要告訴世人,大明從此是他當家了。

    他叫朱翊鈞,大明的第13位皇帝,年號萬歷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欧美一级A做爰片_亚洲人妻av伦理片_亚洲人成电影网站色情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