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9藍田書院 / 養生 / 解讀《脾胃論》系列之——出汗

0 0

   

解讀《脾胃論》系列之——出汗

2019-05-21  369藍田書...

導讀:脾胃乃人一生安身立命的根本,解讀李東垣《脾胃論》系列是我一直以來寫公共號的基本盤,雖然我感覺大家更喜歡看舌系列。幾年了,我過段時間就會把《脾胃論》翻出來,大部頭已經通讀了好幾遍,但是一些邊邊角角,還在細細咀嚼,畢竟金元時候的有些話還是晦澀難懂的,這也是初學者壓根看不懂脾胃論的原因。今天要跟大家談的是脾胃論里面論述的出汗問題。

一直以來,學習中醫的人,尤其是接受過中醫高等學府培養的人,就記住了出汗的兩句話:陰虛盜汗(睡著的情況下出汗),氣虛自汗(清醒情況下出汗)。但是李東垣卻不是這么認為的,或者講,李東垣不是這么簡單認為的。

正文:

東垣《脾胃論》有個專門的章節叫——

《陽明病濕勝自汗論》

或曰∶濕之與汗,陰乎陽乎?曰∶西南坤土也。脾胃也,人之汗,猶天地之雨也。陰滋其濕,則為霧露為雨也。陰濕寒,下行之地氣也。汗多則亡陽,陽去則陰勝也,甚為寒中。  濕勝則音聲如從甕中出,濕若中水也。相家有說,土音如居深甕中,言其壅也,遠也,不出也,其為濕審矣。又知此二者,一為陰寒也。《內經》曰∶氣虛則外寒,雖見熱中,蒸蒸為汗,終傳大寒。知始為熱中,表虛亡陽,不任外寒,終傳寒中,多成痹寒矣。色以候天,脈以候地。形者,乃候地之陰陽也,故以脈氣候之,皆有形無形可見者也。

這段頗為不尋常,我初次看的時候,就感覺奇怪,看著標題,李東垣想表達的是陽明濕勝導致了自汗,跟我們接受的中醫教育不太一樣。其實這段話要分成兩層意思來看。前面半段談的是濕與汗的關系,李東垣做了很多的比喻:人的脾胃好像土地(西南坤土),汗水還比天上下的雨(猶天地之雨),如果霧露云雨太多,導致了洪澇,雖然說是下雨太多導致的洪澇,其實還是土地太潮濕導致的(陰濕寒、下行之地氣也)。東垣認為根源還是在于土地。

這個是初中地理的課本,是不是非常的熟悉,李東垣其實講的就是這個意思。這就是中醫的取類比象思維。

然后李東垣又列舉了濕勝在人體的一些表現,聲音如同從翁中出來的一樣(濕勝則音聲如從甕中出,濕若中水也)。

前面講的是第一層意思描述現象,后面講的就是第二層意思了闡釋病機,為什么會這樣?濕和汗雖然是兩種東西,但是在李東垣看來其實都是本質為陰寒(知此二者,一為陰寒也)。如果沒有我翻譯,我估計大部分人是看不懂的。李東垣說理的基本依據還是《內經》和《傷寒》這個在這個脾胃論系列的1和2我就講過。

《內經》曰:氣虛則外寒。這是《素問·刺志篇》說的“氣虛者寒也”,李東垣認為汗癥和濕勝本質都是陰寒,都是氣虛也,雖然可能開始是受了熱邪(雖見熱中),出汗太多,陽氣隨汗液開泄太多,最后還是寒癥(終傳寒中)。還會帶來全身抽筋疼痛的一些癥狀(痹寒)。這種情況,要看面色(形),診脈像(脈),基本都能診斷出來(皆有形無形可見者也)。

講到這邊是不是感覺被李東垣這個標題給欺騙了,什么陽明病濕勝自汗,說到底還是氣虛導致的自汗,就是那兩句:知此二者,一為陰寒也,氣虛則外寒。

用什么方呢?李東垣立了一個調衛湯,這個倒是簡單明了,就是調衛氣。

蘇木 、紅花(各一分) 豬苓(二分) 麥門冬(三分) 生地黃(三分) 半夏、生黃芩、生甘草、 當歸梢(各五分) 羌活(七分) 麻黃根 黃芪(各一錢) 五味子(七枚)

看方子,先看量最大的君藥,雖然麻黃根、黃芪、五味子是放在最后的,但是顯然前面都一分、兩分的小量,而最后這幾個藥用一錢,差了一個數量級,顯然最后這個麻黃根、生黃芪、五味子才是君藥,最主要的三個藥,李東垣的最主要思路也還是補氣固表,標本兼顧。

其他的配角,羌活祛風濕、半夏化中焦濕、豬苓利濕滲濁;生地、麥冬、當歸補血養陰液,蘇木和紅花行氣血,一個調氣,一個調血。

雖然我說李東垣的標題似乎有標題黨的嫌疑,扯什么陽明濕勝導致的自汗,但是講病機的時候,還是認為是陰寒、是氣虛。但是從這個方子的思路明顯就可以看出來,李東垣還是認為濕勝是一個重要的因素,不然不會祛風濕、化濕濁、利濕,這種解決濕邪的方法都用上來,頗有點十八般武藝全部使出來就為了斬殺一個敵軍偏將的味道。

你們說這個濕邪(華雄)到底占了多少分量?

如果說這個濕邪是華雄的話,那么這個氣虛比如是呂布了,調衛湯用量最大的三個藥就是為了戰呂布。

李東垣這個章節《陽明病濕勝自汗論》我看應該講的是一個長期的慢性的自汗的過程,要這么高,自汗的原因有很多,比如說早期的,暑傷胃氣,也會導致自汗,李東垣還立了一個清暑益氣湯,長夏暑濕傷脾胃導致的初起自汗,我想就是李東垣說的始為熱中,開始的時候確實是受熱引起的,最后汗出多了,也要變成寒癥。說到這邊,就要談談這個氣溫高起來了,暑夏就要來臨,中醫粉們反對空調,我是不反對的,關鍵在于度,度就是不要覺得冷,不要出汗太多。

猝不及防的總結:李東垣講的這個自汗似乎跟我們以前朗朗上口的氣虛自汗差不多,其實是細節做的更好,原理講的更清楚,還突出了濕邪的重要性。看似一樣,實在差別很大。學習深入的過程,其實是打磨細節的過程。

從我看的那些古代醫籍來看,論述舌的東西實在是不多,名家也是如此,一則可能是以前人確定是不怎么看,再者可能是也看舌,但是沒有現在這樣的手機,沒有記錄下來,讓我鉆了個空子,新書看了么?新書講解,最近要開始了。歡迎加入知識星球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欧美一级A做爰片_亚洲人妻av伦理片_亚洲人成电影网站色情网